军情锐评:美智库描述未来美俄空中大战图景

参考消息网4月16日报道 近期,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发布题为《大国竞争时代的空军》的专题报告,评估了美国空军未来10至15年的战略目标、作战环境、任务需求和兵力装备结构等方面的发展前景,并提出美空军应扭转装备结构日趋老化、兵力建设与作战构想长期指向中低烈度局部冲突和反恐战争、亟待通过转型为“大国竞争”时代做好准备等问题和观点。为增强说服力,该报告还用兵棋推演模拟了美空军在2030至2035年与俄罗斯等国爆发冲突中采用的战法,笔者就以此展开,对美空军未来战法予以扼要评析。

CSBA报告认为,根据俄罗斯目前对于远程打击力量和防空体系的建设趋势,在可能爆发的与美国和北约的冲突中,俄军将对北约空中力量构成巨大挑战。俄军目前致力于研发远程巡航导弹、高超音速武器和新型弹道导弹,并开发覆盖陆海空各军种的导弹发射平台。发生冲突时,上述武器系统将对前沿部署的美国和北约部队,以及驻欧美军基地设施构成很大威胁。同时,俄军还将装备具有更强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的远程防空系统,沿俄罗斯边境密集部署的该系统构成前出至北约境内超过200公里的防空网络,能够很大程度上抵消美军在上述地区的空中优势。报告还预测,俄军或运用电子战、网络战等非直接杀伤手段,对美空军的指挥控制、预警侦察等关键节点实施干扰和软杀伤,瘫痪美军的态势感知与战场控制能力。

图为F-35战斗机

图为F-35战斗机

面对如此严酷的“竞争”环境,负责撰写CSBA报告中推演美俄冲突的欧洲兵棋计划小组,提出了涵盖防御和进攻等多种行动的方案。为使美空军能在俄军猛烈袭击中提升生存几率,计划小组提出以美空军在欧洲的若干常设空军基地为轴心建立“防御环”。报告认为,在密集的导弹袭击和网电攻击环境中,美空军应将战斗机等作战力量部署在距离俄罗斯边境超过250公里的基地,并且“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而是分散部署在从北欧到南欧的各个机场。

在分散兵力出发阵地,使俄军难于毕其功于一役的基础上,美空军计划以这些较“安全”的基地为基础构建多层叠加的“防御环”。在被动防御方面,报告建议美空军重点加固那些战时会充当核心基地的机库和保障设施,提高其抗打击能力。

图为美国研制的下一代隐身战机示意图

图为美国研制的下一代隐身战机示意图

主动防御方面,则应围绕上述基地“内环”和“外环”打造双层全向防御圈。“内环”由“爱国者”等陆基防空反导系统、激光武器和多功能无人机构成,用以在基地附近10至15公里对来袭敌武器实施末端拦截。“外环”则由“萨德”反导系统、第5代隐身战机(如F-22和F-35等)和无人机构成,在基地周边200至500公里范围内拦截抗击俄军的战机和导弹。由一连串防御范围南北相接的“防御环”构成的基地链,可以构成对抗俄军的绵密空中防御体系。此外,美空军届时新装备的“杀手锏”——第6代隐身战机(即所谓“穿透性制空战机”)还将执行机动防御任务,拦截来袭的俄军先进武器。

虽然未来的空中防御还可以发挥美空军现有装备的“余热”,但根据报告所提观点,在未来的空中进攻作战中,即使美空军现有最新锐的F-35战斗机,届时也将不那么“可靠”。 报告认为,在未来美俄冲突中,俄军部署在前沿地域的战机、防空系统和各型导弹发射装置对美军构成很大挑战。为争取主动权,美空军要在开战初期就对俄军发动进攻性空中战役,以降低俄军战斗绩效。然而,由于俄军势必在国土纵深地带部署完善的防空体系,因此美空军必须以新型的进攻性武器和战法与俄军争夺制空权。

f-22_2.jpg.pc-adaptive.full.medium

图为F-22战斗机

报告预测了美空军在未来美俄冲突中的3项任务:空中护送,空中巡逻/搜索和压制俄军防御体系。在空中护送任务中,美军第6代战机需护送可能难以直接突破俄防御体系的轰炸机和F-22、F-35或F-15等战机,使之能够在俄军防区外、美军“防御环”内发射精确制导弹药袭击位于前沿的俄军人员、装备。执行空中巡逻任务时,美空军则以第6代战机(辅以在二线/后方空域巡逻的5代战机)为主力,与俄军战机争夺制空权,并试图前出到俄军后方打击其脆弱的空中/地面指挥控制和预警侦察体系,牵制和压制俄军进攻力量。在压制俄军防御体系作战中,美军同样以第6代战机和电子战飞机,对俄军的防空系统和地面基地发起物理和网电攻击,为美军反击作战奠定基础。

纵观报告中提出的3种任务形态,具有所谓“穿透性制空”能力的第6代战机都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包括目前刚趋于成熟的F-35在内的美空军各型现役战机,在未来10至15年后就可能落伍。这一作战思路显然延续了美空军历来希冀以装备代差压制对手、减少己方伤亡的惯用思维。不过,被美智库寄予厚望的第6代战机目前还停留在设计概念中。即使按照报告中的乐观估计,这款新型战机在2030财年可能也将只列装约50架,恐怕难以发挥“挑大梁”的作用。对美空军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进一步挖掘现有装备潜力,仍是一项重要任务。

在报告预想的防御作战中,虽然美空军运用的多为成熟装备,但也可能在空防联合作战层面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美空军长期在作战中享受“霸权性”的制空权,对于防空作战和空地联合防空体系的建设一直用心不多。而在报告设想的“防御环”战法中,空地作战兵器的协同、有人驾驶飞机与无人机的协同,以及不同防空任务区的任务划分、指挥控制、情报共享,都是未来美军仍须多加锤炼的课目。由此观之,要想满足“大国竞争”时代的空战需求,美国空军依然任重道远。(文/马骐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