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分析:欧洲政客自诩“捍卫文明”不明智

参考消息网1月20日报道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1月4日发表文章称,欧洲政客自诩“捍卫文明”不明智,用一种粗糙的“文明主义”取代“民族主义”不会带来多大好处。文章编译如下:

塞缪尔·亨廷顿基本上是对的。这位已故美国教授1993年对“文明冲突”中矛盾的悲观预测刺破了西方必胜主义的泡沫。他搞错的是发生这种摩擦的方式。21世纪将见证“文明国家”的崛起,而不是亨廷顿预测的各种文明作为民族国家集团的摩擦。

这个字眼很流行。普京宣称俄罗斯作为文明国家的地位防止了该国“在这个多样化的世界中瓦解”。长期以来,印度评论员也一直探讨自己的国家是不是文明国家。其他有可能获得文明国家地位的国家包括美国乃至土耳其。还有一个名字很少被提及,但应该加入到这份不断扩大的名单中,那就是欧盟。

多国政要声称“捍卫欧洲文明”

在文明国家构成的世界里,国家保护(并且促进)整个文明而不仅仅是一个民族,这一点与欧盟非常一致。显然欧盟远远不只是个贸易联盟,但也远不是个单一民族国家。它有自己的货币和预算规定,管理着从草莓大小到汽车尾气排放等问题。它控制着国家主权的重要部分,比如海关以及成员国之间的人口迁移。在未来几十年里,它很可能会组建一支类似小型军队的武装,甚至会管制边界。然而,欧盟成员国在国内乃至外交政策上仍然行使着大得多的权力。

与此同时,形形色色的欧盟领导人已经开始喋喋不休地谈论文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长期以来一直把抨击难民说成是捍卫欧洲文明。欧盟委员会刚刚推出了一种相当冷酷而官僚的文明,设立了“保护欧洲生活方式”的委员,专门负责处理安全、移民和融合问题。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从生死存亡的角度谈论欧洲文明,要求欧盟团结在一起,否则就会被美国等国取而代之。

民粹主义右翼捆绑欧洲计划

欧洲文明国家的上述愿景是不同的,而这可能会带来麻烦。欧尔班将欧洲文明等同于白人基督教国家,欧盟委员会则至少试图构建公民价值观。马克龙关注的是美国等国的地缘政治实力,而这种实力可能会削弱欧洲代表的启蒙运动价值观。不过,它们有共同的主题。

可悲的是,有关文明的讨论可能会很快变得偏执。极右翼宣扬有关欧洲文明被移民或者新兴大国“取代”的阴谋论。这种说法现在得到了温和派政客的应和。马克龙去年夏天宣称:“我们知道文明正在消失。”他警告说,除非欧洲发生彻底转变,否则也将被消灭。共同的世界末日愿景也许会将民粹主义右翼与欧洲计划捆绑在一起,但这只会使欧洲自诩的价值观付出沉重代价。

同样,重新强调欧洲文明也是排外的。如果政治和经济占主导地位,那么问题是“你怎么看”?这有一个可变的答案。如果文化占主导地位,问题就变成“你是谁”?这个答案不那么容易改变。

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要明智选择。

欧洲价值观或滑向沙文主义

一项比较温和的分析认为,欧洲领导人在1945年之后构建了共同的文明基础,面对日益强大的盟友和对手,为欧洲开辟了一席之地。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历史学家亚历山大·克拉克森认为:“欧盟作为文明国家的概念如今已经深深扎根于欧洲政治之中,影响参与其中的所有政治人物的言论。”简而言之,这种冲动一直存在,但现在它有了个时髦的名字。

如果马克龙和他的伙伴们的愿景获胜,那么这种文明转变就不需要有阴暗面。把“普世”价值观仅限于欧洲范围表明缺乏雄心抱负,差不多是承认了欧盟在美国和中国占主导地位的世界里的位置。不过,这种转变的风险也显而易见。一块对自己的持续存在感到担忧的多疑大陆不是能作出有益决定的大陆。强调具体的欧洲价值观可能会导致沙文主义。如果政治阶层应和极右翼关于被取代的说法,可能恰恰会助长他们想要排挤的民粹主义者。欧盟最大的成就之一是缓和了在30年间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民族主义情绪。用一种粗糙的“文明主义”取代“民族主义”不会带来多大好处。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