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迪弗洛:“扶智”对扶贫至关重要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法国《世界报》网站近日发表该网站对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弗洛的专访。迪弗洛认为,扶贫的背后应该建立更全面的教育布局,“扶智”对扶贫至关重要。文章编译如下:

埃丝特·迪弗洛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2019年10月14日与他人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她也因此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46岁)得主,也是该奖项第二位获奖女性及第四位法国获奖者。评委会授予其奖项是因为她对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问题的贡献。

教育帮扶应当对症下药

《世界报》记者问:您的工作如何革新了发展经济的方式?

埃丝特·迪弗洛答:我研究全球最贫困人口的经济生活。我们在“贫困行动实验室”框架内的做法主要是不再提那些定义模糊的大问题,如“在发展中国家要推行何种经济增长模式”或“有哪些‘好的’发展政策”等。我们处理的问题要具体得多,并尽可能带来更具体、更有用的答案。与消除贫困目前采取的做法相比,这算得上是一种方法上的变革。

例如,我们研究的首要问题之一是教育,因为我们知道那些人力资本水平较高的国家经济增速较快。然而,经济学家不应只满足于对某国政府说要加强国民教育。应当回答更具体的问题:如何能让孩子们走进学校?如何能让他们学到东西?什么样的机构、通过什么手段来促成这一点呢?再具体一些:是否应当减少每个班级的学生人数呢?要有更多的书籍、课桌和作业本吗?围绕这些问题,我们的实验和人们通常所想的并不一样。

我们挑选了一些有代表意义的学校作为样本,并将它们分为两个组。我们至少在两个有用的信息方面有所收获:1.缩小班级规模是否能提高学习成绩?2.学习困难来自班级规模以外的其他因素吗?

问:既然如此,你们有关班级规模的实验性做法和辅助手段得出了什么结论呢?

答:(班级规模)对学生的平均成绩没有任何影响……在教科书的分发上也一样。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好学生能更好地利用课堂。我们注意到问题主要来自教学方法。在那些曾被殖民过的国家,由于沿袭了只为培养少数人以方便统治的精英教育制度,教学计划仍然带有很明显的精英培养痕迹。精英教育体系的排外性很强,导致很多孩子没法完成学业。

在一天或一年内安排部分时间,在校内或课外,制订针对困难学生的教学计划,这样可以改善上述局面,这就是因材施教。在印度,这些帮扶计划首先是与非政府组织普拉塔姆基金会合作推出,目前已经推广到很多邦,覆盖近500万名学生。我们计划是将这种做法引入非洲,已经在加纳开始首次尝试推广。

穷人受助越多越易脱贫

问:有些固有想法仍在掣肘消除贫困的政策,您认为最糟糕的是什么?

答:最普遍的糟糕成见是帮助一些人会使他们变懒,会鼓励他们从体制中捞取好处。我们的经历却表明完全相反,真正的情况是:给人们提供的帮助越多,他们就越有能力靠自己重新开始,也越有可能摆脱困扰他们已久的贫穷泥潭。

非政府组织孟加拉国农村发展委员会(BRAC)在孟加拉国推行的计划就是很好的明证。该计划主要是发放给最贫困者畜禽或一小笔做小买卖的启动资金,同时跟踪这些贫困者一年半的时间。此类计划也在另外六个国家推行并且跟踪评估,最终得出相同的结论。很大一部分计划受益者都逐步摆脱贫困,有平均30%的人变富了、更健康也受到了更好的教育。由于可以养活家人,他们也在社会上获得了有尊严的地位。如今,有40多个国家将这种模式制度化,资金主要来自一些私人捐献者组成的机构。

问:对于援助还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优先选项?

答:我认为,援助的发放应当促使政府进行社会创新,以求在长期发展上真正找到自己独特的路径。把资金零散投入到不断提出的很多项目上,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如果背后没有更全面的教育布局,建30所学校这样的做法根本毫无意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