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专家文章:澳英美联盟将带来长期政治风险

参考消息网9月29日报道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网站9月24日发表文章《远方电闪雷鸣——澳英美联盟对俄意味着什么》,作者是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全文摘编如下:

北约做出的决定对莫斯科来说可能并不愉快,但它们通常有连贯性而且可预测。然而,对于澳英美联盟(AUKUS)这样的轻量级结构,等待人们的也许是必然加大政治风险的各种轻率花招。

俄罗斯人看法不一

对于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组建新三边军事政治联盟以及随之而来的法国为澳大利亚建造新一代潜艇的“世纪合同”被撕毁的消息,俄罗斯人照旧看法不一。

有人对这个消息不屑一顾,认为宣布成立新联盟只不过是拜登政府为了转移人们对阿富汗失败注意力的笨拙尝试。

有人由衷地为美法之间产生新的尖锐冲突感到高兴,并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即拜登总统可能不会在给欧洲盟友带来令人不快的意外方面输给其前任特朗普。

有人对新的军事政治联盟在地理上的广阔性表示担忧,认为其创建不仅针对北京,而且针对莫斯科。

还有人注意到美国决定将核技术转让给无核武国家(澳大利亚)之举会带来的新挑战,这可能威胁核不扩散机制。

所有这些观点都有存在的权利。然而,构筑三边联盟的决定具有长期影响。

这三个国家的政客和军方都在试图预见临近本世纪中叶之际,即如今开始的澳大利亚武器升级完成时的世界地缘战略形势。这意味着,我们有理由思考新的地缘战略形势将如何影响俄罗斯的利益。

轻率花招加大风险

首先,AUKUS的启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让欧洲人有些震惊。

现实情况是,华盛顿越来越难以单独在海军武器方面与北京竞争。因此,美国必须寻求“最可靠合作伙伴”的帮助,并忽略不可避免的相关损失。

一些西方专家表示,希望AUKUS最终会变成亚洲版北约——加拿大和新西兰将加入AUKUS,然后是日本和韩国,最终甚至是印度和越南。在俄罗斯也有人预测了这种令人担忧的可能性。

然而,这似乎终究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前景。例如,很难将韩国拖入多边军事联盟,首尔一再拒绝与日本和美国建立三边“反华伙伴”关系的计划。该设想更加不适合印度,印度仍然为其外交政策的多元性感到自豪,不准备为了华盛顿而牺牲与莫斯科和德黑兰的友好关系。

但问题甚至不在招募AUKUS新成员的难度上。创建新联盟一事本身就意味着,华盛顿间接承认从20世纪继承来的僵化联盟模式不适合我们这个世纪。北约仍然是一个庞大、笨拙、官僚主义的机器,尽管美国坚持不懈地推动,但仍未能使北约坚决对抗中国。

关于北约的包容性和全球能力的古老传说在阿富汗再次遭到否定。因此,AUKUS不应被视为北约针对亚洲受众推出的改编缩略版。这更像是一个替代北约的方案。显然,AUKUS将与北约不同,就像移动房屋拖车有别于混凝土掩体一样。

然而,北约的全面削弱是否符合俄罗斯的长期利益,答案并非一目了然。

至少,北约有明确制订好的详细决策程序,以及在联盟众多成员之间寻求妥协的机制。北约做出的决定对莫斯科来说可能并不愉快,但它们通常有连贯性而且可预测。然而,对于AUKUS这样的轻量级结构,等待人们的也许是必然加大政治风险的各种轻率花招。

主战场是世界大洋

AUKUS的建立表明,美国的首要任务仍然是控制海洋交通线。美国无法对欧亚大陆的陆路运输走廊建立可靠的控制,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在可预见的未来,全球大部分货物将通过海上运输。因此,美国和中国的主战场是世界大洋,而不是欧亚大陆。

从理论上讲,几十年后,澳大利亚潜艇可能会出现在萨哈林和堪察加的沿海,甚至进入北冰洋,对俄罗斯北方舰队构成新的潜在威胁。然而,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它们的主要路线将继续向南延伸,不会直接影响俄罗斯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在AUKUS成立的同时,中国也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回想一下,在奥巴马当美国总统期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建立被认为是从经济上遏制北京的多边战略的一部分。后来,特朗普退出这一协定。

今天,AUKUS看起来像是一个摇摇欲坠、匆忙组装的不稳定结构。但在2030年之后,建立这个新军事政治联盟背后的逻辑可能会导致其参与者陷入这样的境地:无论是它们,还是它们的对手,都无法找到不会给本国和其他国家带来最严重后果的出路。这也许是AUKUS带来的主要长期风险。

澳大利亚总理

2021年9月16日,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议会大厦与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视频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