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文章:在美国,你的权利随时可能消失

参考消息网6月29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6月24日发表题为《如果最高法院可以推翻“罗诉韦德案”,它就可以推翻一切》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教授玛丽·齐格勒。作者指出,如果美国最高法院能够如此轻率地推翻“罗诉韦德案”,美国人就应该想想这是否仅仅关系到堕胎。全文摘编如下:

几个月甚至几年前,我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即将发生。然而,最高法院的裁决成为现实仍然令人震惊。人们拥有了近半个世纪的一项宪法权利,现在却消失了。这怎么可能呢?尽管美国人一直表示他们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这怎么可能不重要?

如果说这次的裁决说明了什么比其直接后果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任何人都不应该习惯于自己的权利。准确地预测哪些权利(如果有的话)会消失或何时消失是不可能的。但“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以下简称“多布斯案”,指的是美国密西西比州一项近乎完全禁止妊娠15周以上堕胎的法律,该案近日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认可——本网注)残酷地提醒人们,这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权利会消失。

多数大法官希望我们不这样想。他们告诉我们,堕胎权不同于其他隐私权,比如与你想要结婚的人结婚或使用你所选择的任何避孕手段的权利。在他们看来,堕胎与这些不一样,因为它将别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即便如此,最高法院的裁决也是令人震惊的。强调其他任何权利都不会消失——不管是否令人信服——说明这项权利随着大笔一挥而消失也没什么问题。至于推翻“罗诉韦德案”将会造成的伤害,多数意见书没有在上面花多少宝贵的时间。

通常当最高法院考虑是否推翻过去的某个裁决时,大法官们会问,是否有人依赖于现状,以及破坏现状是否会压垮这些人。“多布斯案”中的多数意见书几乎只字未提“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后可能出现的那种破坏——而且忽视了一种可能性,即在一定程度上基于可以堕胎的想法,人们对于亲密关系、职业决定甚至是如何维持生计已经有了不同的看法。

最高法院强调,它并不在乎公众对其意见的反应——大法官们只需履行职责和解释法律。大法官们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一裁决是否会使国家一分为二。他们宣布,错的就是错的。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如果最高法院能够如此轻率地推翻“罗诉韦德案”,我们就应该想想这是否仅仅关系到堕胎。

这一裁决反映了几十年来的一场充满激情且颇具头脑的社会运动,它主张胎儿拥有基本权利,堕胎是违宪的。这一运动在控制最高法院、影响竞选开支规则和重塑共和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功。

美国的政治也发生了变化。“多布斯案”是一个深度分裂的国家的产物。保守州出台的法律曾一度在政治上看起来是有害的,但现在,红州和蓝州之间的分歧已经扩大到了曾经无法想象的法律成为新常态的地步。“多布斯案”表明,最高法院反映并强化了我国政治的失常和丑陋,而且是在人们对民主制度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的时候。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情况早就存在。进步派学者批评了由几位法官来决定我们拥有哪些权利的制度。另外一些人多年来一直撰文指出,法院不是社会变革的引擎,没有切实保护宪法价值观,最高法院多年来一直具有党派倾向,与公众意见并不一致。

但直到不久前,最高法院所能做的仍然受到限制。从历史上看,大法官们似乎不愿做任何过于激进的事情,以免引起强烈反应,损害该机构的权力和威望。

人们可能认为这样的护栏会特别有效地保护“罗诉韦德案”裁决,它是美国最高法院最著名的裁决,而且许多美国人似乎支持这一裁决。“多布斯案”的裁决清楚地表明,这些限制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宪法上的党派之争,由目前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任何一方的解释哲学和政治先例来决定。

“罗诉韦德案”已经过去,但“多布斯案”并不是美国堕胎权故事的终结。最高法院拥有很大的权力,但美国人民也拥有很大的权力,他们仍然有很多话要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