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文章:德国外交转向并非易事

参考消息网6月30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26日发表题为《欲形成新外交政策,德国面临重重困难》的文章,作者是德国罗伯特·博施研究所学者西尔薇·考夫曼。文章称,俄乌冲突动摇了德国外交政策,颠覆了重要的对俄关系,推翻了过去的能源政策,并促使德国彻底调整自身安全战略。但是所谓的“转折”仍有许多问题等待解答。全文摘编如下:

德国正在经历自己的“perestroika”(改革)时刻。就像近40年前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苏联人一样,现在的德国人不知道自己将被带往何方。

“perestroika”的字面意思是改革,但已经成了“巨变”的代名词。对今天的德国来说,现在的流行词是“Zeitenwende”,意思是“转折”。这是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今年2月对德国联邦议院发表演讲时用到的词语,当时距离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仅仅过去三天。

那次演讲所说的转折是指要设立1000亿欧元特别基金,用于装备德国武装部队,同时承诺按照北约的要求使德国军费支出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俄乌冲突震动了欧洲,但尤其冲击了德国,以及德国的外交政策。对德国来讲,战争颠覆了重要的对俄关系,迫使德国推翻过去的能源政策。最重要的是,战争促使德国彻底调整自身安全战略以及在世界上的作用。

德国的欧洲伙伴正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关注着事态发展,只是任何兴奋之情都会遭遇柏林的审慎态度。德国总理府部长沃尔夫冈·施密特上周日在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会议上告诫说:“转折不是一个静止的概念,而是动态的形势。我们仍在试图寻找它的真正含义。”

不可避免的是,国内外的批评人士发现这一寻找的过程缓慢得难以忍受,抱怨德国总理无力为“转折”赋予更具体的内涵。

柏林已经广泛接受了“通过贸易实现改变”这句老话的失败之处。于是,安格拉·默克尔固执保卫其政治遗产的态度似乎与普遍的情绪格格不入。默克尔几乎没有放弃过,但继任者还是扼杀了得到默克尔支持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随着普京关闭阀门,德国在停止依赖俄罗斯化石燃料之际,陷入了严重的能源短缺。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上周告诉德国消费者要准备迎接艰难时期,他发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信息:这是自由的代价。

重建德国联邦国防军的巨大工程同样需要投入巨额资金,还需要德国民众转变思维。德国是一个在过去一个世纪里要么攻击他国、要么依赖盟友负责防务的国家。如今,这个国家必须再接再厉保卫另一个国家,即乌克兰。而且,这个国家发现自家货架上空空如也——至少这是德国对于难以快速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的官方解释。

离开不再由贸易主导的外交政策舒适区,德国还要面对伙伴国对其领导力的期待——有趣的是,德国人在表达“领导力”这个意思时喜欢用英语。这是个老问题,但现在变得很紧迫。

与那些谨慎谈论德国领导力含义的政界人士交谈时,我们通常会触及责任、抱负、文化或合作方面的话题。但他们将需要更准确地定义德国社民党联合主席拉尔斯·克林拜尔所设想的德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新角色——“克制了80年之后”的新角色。来自绿党的德国外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提出的计划或许会有所帮助:她将很快发起公开讨论,让普通民众参与到德国首个“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中来。

但是,仍有许多问题等待解答。德国对华政策会不会同样出现“转折”?乌克兰冲突导致的立场变化将如何影响欧盟内部的新形势?1000亿欧元基金是否将有助于打造新的欧洲国防工业?

德国官员说,要等一等,所谓的转折仍是一个“学习过程”。可是,欧洲眼下没有那么多时间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