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艾利森:中美应能避免“史上最重大碰撞”

参考消息网7月1日报道 美国《连线中国》杂志网站6月12日发表记者加勒特·奥布莱恩采访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国际政治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的文章,题为《格雷厄姆·艾利森谈“有史以来最重大的碰撞”》。艾利森研究国家安全并特别关注核扩散、中国和俄罗斯。他是2017年出版的《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一书作者,并合著有《大竞争:21世纪的中国与美国》。以下是对他采访的文字摘录。

“跷跷板现在偏向中国”

奥布莱恩问:“修昔底德陷阱”到底是什么?五年后,您认为这种风险是增加了还是降低了?

艾利森答:“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当一个迅速崛起的大国威胁要取代一个居于主要统治地位大国时所发生的危险态势。这是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所描写的发生在古希腊的现象。当时雅典迅速崛起,向统治希腊长达一个世纪的斯巴达发起挑战。随着中国迅速崛起,它有可能取代占统治地位的美国,后者在过去70年中一直是创造和监督国际秩序的主导力量。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

我认为风险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主要是因为结构性转变一直在继续。在这种转变中,新兴大国实际上正在崛起,占统治地位的大国对其地位的变化感到担忧。如果修昔底德正在观看,他会紧张地等待有史以来最重大的碰撞。

问:您认为从长远看,美中之间日益加深的敌意能够成为一种更加稳定的关系吗?换句话说,贸易战能否取代实际的战争?

答:真正推动美中竞争的是结构性因素。如果你看看美国和中国在本世纪初的状况,以及本世纪前21年发生的事情,你会发现,每个曾经对美国有利领域的跷跷板现在都偏向了中国。

快速转变的跷跷板将对各方产生什么影响?此前,美国脚踏实地,控制着局势,中国则在跷跷板另一边。如果中国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美国可以稍微摇动一下中国。现在,突然间,中国变得越来越强大,跷跷板正在移动,美国感到自己的脚离开了地面。美国对事态发展的整体看法、对自己身份所感受到的威胁正在改变。

贸易战远远没有取代战争,它只是竞争的又一个表现领域。在极端情况下,我们应该记住,贸易战有时会引发热战。

“只有中国免于陷入衰退”

问:您关于“修昔底德陷阱”的大部分论点在于中国经济的指数级增长。然而,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的这种增长是否可持续,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您认为中国的经济霸权还是不可避免的吗?

答:我要说的是,这不是不可避免的,但可能性很大。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口是美国的约四倍,每年毕业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学生是美国的四倍,而且中国人非常聪明,非常勤奋,甚至可能比我们更勤奋。未来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如今,它的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如果事实证明,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生产率只要能达到美国的一半,鉴于其人口是美国的4倍,那么中国的GDP将是我们的两倍。如果基本面没有大的偏离,很可能在未来十年,按市场汇率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如今就购买力平价而言,中国经济已经超过美国。

第二个要点在于,中国经济减速是一个非常有卖点的故事,只要有一丁点儿证据表明中国经济在减速,美国媒体就会加以报道。但它们没有指出的是,究竟是与谁相比。如果你把这看成经济奥运会,问题就在于不是我的跑步速度是否比以前慢,而是相对于竞争对手而言,我的跑步速度如何。如果你问:明年哪个经济体更有可能出现衰退,美国还是中国?大多数人会说:“美国,但还是让我们把重点放在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的问题是,与美国相比,中国做得怎么样?在新冠疫情之后,哪个主要经济体没有陷入衰退?只有一个:中国。

“美国打造联盟加剧紧张”

问:拜登总统对北约的重新承诺将如何改变美中关系的动力?美国打造更强大的国际联盟将会让美中紧张关系缓和吗?

答:这是一个关于普京对乌克兰军事行动将如何影响中国和中美关系的问题。我想说的是,中国对此显然心存矛盾。俄罗斯对乌克兰和欧洲的威胁越是引起美国的注意,中国受到的关注就越少。既然中国最希望的是不被美国注意到,那么这对中国来说就是胜利。

但这最终将不会缓解紧张关系,反而会加剧紧张局势。因为中国将关注美国对其亚洲盟友的所作所为,并将看到它们与北约非常相似。在对俄罗斯的“经济战”中,美国将一些经济手段“武器化”。美国也可能以同样方式对付中国,这无疑已引起中国的注意。这使得美中关系变得更加紧张,而不是缓和。

问:如果中国大陆选择在未来攻打台湾,西方能否将它们如今对俄罗斯实施的全面制裁,对中国如法炮制?鉴于中国供应链的重要性,这些制裁措施会维持下去吗?

答: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我敢肯定,中国人正在仔细研究这一点。中国是世界工厂,大多数制成品来自中国。中国是美国制成品的主要供应国,到沃尔玛看看商品都是哪里生产的——大多数是中国制造。80%的苹果手机是在中国组装的。你能想象把它掐断吗?

我们正在目睹欧洲人因为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问题而苦苦挣扎。如果对中国实施类似制裁,造成的影响显然会大得多。实际上,中美之间的相互牵连已经很深了。如果我们要把对俄罗斯人做的事情加诸中国人,那是极其困难的。

“竞争式共存或能避冲突”

问:在新冠大流行之后的世界里,美中避免军事冲突的最明确方式是什么?

答:我相信我们可以(避免军事冲突)。就通常的历史而言,将有一场战争。冷战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我们本应该打一场仗,但由于战略想象力的激增,我们发明了一种被称为“冷战”的战略,实际上这不是战争。

就中国而言,我发现了多种可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的途径。最接近令人信服的途径是竞争和共存同时存在的某种形式。

“竞争-合作”的说法来自中国。美中关系会是什么样?当然,在谁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高端的信息技术领域,我们将成为激烈的竞争对手。在军事领域,我们也将成为对手。

中美国旗

中美国旗

与此同时,美国和中国都知道,它们生活在一个小星球上,有一个封闭的生物圈。在这颗小行星上,美中是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双方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有合作的潜力。其次,中国拥有美国无法摧毁的核武库。要合作,双方能找到大量令人信服的迫切理由。然而,竞争也存在不可避免的结构性原因。

在竞争式共存关系中,我们既能激烈竞争,又能不可避免地展开合作吗?美国作家斯科特·菲茨杰拉德说:“同时保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这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作为个人而言,我们能不能在头脑中抱持两种相互矛盾的想法,且仍能正常行事?也许能做到。两国政府能做到这一点吗?这要难一些。对两个社会而言,可能会更难,但并非不可能实现。我对此依然感到乐观。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